研討會

【國民法官法視角下的上訴制度-借鏡美、日的上訴審研討會】

/
【國民法官法視角下的上訴制度-借鏡美、日的上訴審研討會】 →研討會免費參加,現正開放報名中←海報設計理念--二審如何改變或維持一審「國民法官之判決」?英文單字“JUDGMENT“意指「判決」,JUDGE為法官、判斷之意,特別分離出來可體現國民法官的判斷,-MENT接在動詞判斷後可用來表示其…

110.1.16 辯方證據開示座談會 側記4 秋田真志主任報告

/
日期:110.1.16 14:30~17:00 主持人:尤伯祥律師 報告人:陸梅吉教授、王緯華(Thomas…

110.1.16 辯方證據開示座談會 側記2 陸梅吉教授報告

/
日期:110.1.16 14:30~17:00 主持人:尤伯祥律師 報告人:陸梅吉教授、王緯華(Thomas…

110.1.16 辯方證據開示座談會 側記5 尤伯祥律師總結與Q&A

/
日期:110.1.16 14:30~17:00 主持人:尤伯祥律師 報告人:陸梅吉教授、王緯華(Thomas…

法律沙龍

109.06證據法沙龍|側記上 《測謊報告的證據能力》|李奇律師

日期:109.6.13 09:30~11:30 引言人:李奇律師 與會者:劉佩瑋律師、李奇律師、王憲杰律師、林嘉豪律師、施立元律師、黃柏彰律師、邱禹茵律師、温嘉玲律師、邱瀞慧律師、施耀程律師、陳冠維律師、Thomas…

110.04證據法沙龍|側記《美國律師如何詰問專家證人?-從酒駕案件談起》

日期:109.04.08 19:00~21:00 引言人:王緯華顧問(Thomas…

109.02證據法沙龍|側記《性侵害案件被害人警詢陳述之證據能力》

日期:109.02.22 09:30~11:30 引言人:尤伯祥律師、林俊宏律師、陳奕廷律師、李佳玟教授 與會者:尤伯祥律師、黃柏彰律師、李玟旬律師、羅健瑋律師、劉耀文律師、王羽丞律師、唐德華律師、施立元律師、邱禹茵律師、林玥彣律師、史崇瑜律師、夏懷安律師、莊巧玲律師 《性侵害案件被害人警詢陳述之證據能力》 尤伯祥律師:這個題目最近憲法法庭剛開完公開說明會。據我觀察,憲法法庭的公開說明會很像準備程序,接近下級法院的準備程序,這個案子會不會再進行言詞辯論我不曉得,但是那一場公開說明會還蠻精彩的,我相信你們在大法官網站上面大概都有看到每一個被諮詢的團體提出的書面意見,刑辯協會提出了兩份意見,一個意見書一個補充意見書,李佳玟老師的意見書也有在上面,歡迎大家去上網下載。刑辯協會的意見執筆人是小弟在下我,稱不上學者嚴謹之作,但是一定程度上是說出了律師界的心聲,所以各位在場的道長將來如果在實務上面工作的時候,需要用到跟檢方或是跟法院對抗的理論上武器的話,歡迎參考一下我們的東西。 我們待會進行的過程會很輕鬆,我們證據法沙龍一向就是以輕鬆為主,所以這個不是嚴謹的學術論文,所以不要太嚴格看待我們待會提出來的Power…

109.02刑辯沙龍|側記《美國訴訟法: 證據開示及調查》

日期:109.02.11 19:00~21:00 引言人:Thomas Wang(王緯華顧問) 與會者:尤伯祥律師、陳明律師、左湘敏律師、李奇律師、莊巧玲律師、何承翰律師、林明勳律師、吳立瑋律師、陳昱廷律師、黃子涵律師、吳鏡瑜律師、黃柏彰律師、蔣昕佑律師、張晁綱律師、溫嘉玲律師、邱文智律師尤伯祥律師: 今天晚上這場刑辯沙龍的主題我們請Thomas來講美國的律師的事實調查的工作。Thomas自動把題目範圍擴張到證據開示,我想這是一體兩面的,你講證據調查不可能不去講證據開示,所以我想Thomas把它擴張是對的。 為什麼會安排這一場沙龍?最主要的原因,一方面是因為證據開示對我們來講是陌生的,另外一方面來講,特別是在民國91年引進了當事人進行主義之後,對台灣的律師來說,總覺得我國跟美國的律師就證據調查的部分而言,根本不能相比。美國律師好像神通廣大、什麼事情都查得出來,但我們好像很弱。我們常常在講我國律師沒有調查權,所以我們做不到像美國律師那樣子,但後來我去查了一些相關的文獻,卻找不到什麼特別明文美國律師調查權的規定,所以我就非常好奇這個調查權到底是事實上的概念還是規範上的概念。今天剛好邀請到Thomas,他以前是美國加州的公設辯護人,所以Thomas來跟我們想聖地牙哥那邊的律師是怎麼樣進行事實調查的,我想相當程度上可以我們釋疑跟解惑,所以今天晚上這一場刑辯沙龍我想對大家來講一定幫助非常大,特別是對我個人一定幫助很大,之後要跟官方在講相關事情的時候比較容易講得清楚,所以我們今天晚上就很高興得邀請到Thomas來幫我們做這一場沙龍引言,接下來歡迎Thomas。Thomas…

辯護練功房

【辯護練功房】預約表單

/
辯護練功房提供會員一個機會,讓他們拿手頭上的案件進行法庭模擬預演,並且指名列名在「許願池」內的會員擔任觀眾,就預演內容與其一起討論並給予意見。希望透過這樣的方式,能讓會員在上法庭前,可以實際操作一遍自己的辯護,進而進行調整